【曦澄】这是你掉的经济法吗

开森~

鸣筝:

现代paro。


 阿玖@X北-玖 点的经济法讲师涣&写实验报告澄


题文无关。题目是逗比病发作产物ww


设定澄澄是给转专业到商院的魏无羡替课的土木单身狗……


含少量羡澄。介意请慎入。谢绝ky。


大家双节快乐www






江澄对着镜子整了整衬衫领口。魏无羡趴在他背后酸溜溜道:“穿这么好看做什么,又是那个蓝曦臣约你了?”


 


江澄不置可否,俯身穿鞋:“你嘴上放尊重点,蓝老师人很好的。”


 


“哟哟哟这蓝老师叫的……你怎么知道他人很好的?别被表象迷惑了。”魏无羡痛心道,“哪有讲师天天约一个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学生出门的?我看他就是见色起意……”


 


江澄头也没回,狠狠踹了他一脚。魏无羡疼得弯下腰:“不安好心……哎哟澄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江澄转身拉开门,魏无羡拽着他的衣角龇牙咧嘴道:“你还是穿的严实点吧,这衬衫太薄,一扯就开……”


 


江澄铁青着脸出了寝室,回手把门摔到他的脸上。


 


 


 


 
 


说起来,江澄和蓝曦臣的缘分还是魏无羡给搭的桥。


 


 


那日江澄刚上完课走到楼下,便接到魏无羡打来的电话,号称十万火急。


 


江澄扯扯嘴角,不耐烦道:“自己的课自己去上。”


 


魏无羡在电话那头可怜巴巴道:“澄澄,求你了好不好,我这边是真的脱不开身。”


 


江澄凉凉道:“你能有什么正事?”


 


魏无羡道:“你相信我,那个老师讲课很有意思的而且人长的也帅,去听一次绝对不后悔,真的。”


 


江澄到底还是嘴硬心软,问了教室便干脆利落地挂掉电话,转身回了教学楼。


 


 


离上课还有十多分钟,十二阶却已经坐了不少人,前七排都没了位置。江澄左右看看,挑了个不太显眼的位置坐下。


 


他原本以为这种商院专业课水的很,来听的人也该不太多,没想到这老师还真挺受欢迎。


 


不过也不一定,来的这些学生说不准是怕老师点名。


 


江澄没再多想那个老师。他把书包往桌肚里一塞,漫不经心地抽出一张实验报告来。


 


 


他低头专心写着,讲师温柔的声音猝不及防灌进耳朵里,让他这个隐藏声控的少男心狠狠一酥。


 


这个老师的声音还真好听……


 


 


江澄抬起头来。台上讲师看起来十分年轻,也确实长了一副好皮相,温煦俊雅的相貌很是惑人。


 


他默默看了一会儿,突然有些理解为何这样无聊的课会如此人满为患了。


 


敢情这些商院妹子都是来看男人的?


 


不是妹子的江澄果断低下头继续沉迷于他的实验报告。


 


 


中间有一段讨论环节。讲师下来转了一圈,在溜边的江澄旁边停住了。


 


“你的书呢?”


 


江澄冷不防被吓了一个激灵,忙伸手遮住实验报告上的学院和姓名:“忘带了。”


 


讲师轻轻点了点头,面上笑容和暖:


“你叫什么名字?”


 


江澄心虚道:“魏无羡。”


 


 


谁家的老师有这么闲居然会管学生带没带书没带书还要记名教那么多人他记得住吗记不住吧……


 


江澄悲愤至极。


 


临近下课时终于到了点名环节。被讲师特别关怀过的江澄想起自己来听这堂倒霉课的目的,顿时放下二郎腿正襟危坐起来。


 


只是不知为何,在他答到的时候,那讲师似乎对他微笑了一下。


 


不会是就此认识他了吧……


 


“魏无羡”默默扶额。


 


 


 


 


初次认识讲师蓝曦臣后,江澄发现世界真小。


 


真小。小到处处皆能偶遇。


 


比如用餐的时候能碰到蓝曦臣,蓝老师平易近人的很,与江澄打了个招呼便毫不见外地在他身边坐下,时不时还给江澄夹两筷子菜。


 


江澄看着笑的满面春风的蓝老师,心里有些惶恐。


 


 


 


再比如江澄和一帮土木哥们去篮球场打球的时候也能遇到蓝曦臣。蓝老师一身休闲运动装英俊出尘,把江澄这边几个粗粗糙糙的大老爷们对比得惨不忍睹。


 


蓝曦臣不怯生,笑眯眯地问他可否加入。江澄那帮哥们面露疑色:“哥,你们认识?”


 


江澄干笑:“这是蓝老师。”


 


兄弟几个恍然大悟,立刻恭恭敬敬对蓝曦臣以老师相称,表示欢迎蓝老师加入。


 


蓝曦臣看起来文雅端方,没想到球技过人。江澄正暗自佩服,却留意到几个哥们的表情越来越怪异。


 


短暂比过一场后,一个支支吾吾说突然想起晚上还有事要先走,其余几个纷纷应和。眨眼之间,几个哥们全跑没影了。


 


江澄擦了把汗,奇怪道:“这是怎么了?集体犯病?”


 


蓝曦臣抱着篮球静静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可能是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江澄回头看他:“你说什么?”


 


蓝曦臣眯了眯眼,微笑道:“没什么。以后我可以约你打球吗?”


 


夕阳斜映,那张俊美温雅的脸看起来有些朦胧,只一双墨眸璨若晨星,沉稳而专注地望着眼前之人。


 


江澄愣了愣:“好啊。”


 


 


 


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蓝曦臣得了这句应允,便不时约江澄出去。像模像样地打了几次球后,内容便向吃饭看电影等日常活动靠拢了去,有一次还把学迷糊了的江澄带到了游乐场。


 


魏无羡知道以后痛心疾首数落江澄道:“师妹你是不是傻!”


 


江澄毫无自己被人撩到手的自觉:“你想多了吧,我没跟你吃过饭看过电影出去玩过?”


 


魏无羡:“……”


 


魏无羡:“这不一样,他都没对你表过白啊!”


 


 


 


 


自家白菜被人轻轻巧巧悄不做声地拱了。痛失师妹的魏无羡一颗心碎成了饺子馅,决定会一会这个神通广大的蓝老师。


 


气势汹汹找到办公室,却被告知蓝老师下午才来。魏无羡咬牙道:“那我就下午来找他。”


 


同屋的聂老师被他苦大仇深的表情唬住了,略带紧张道:“你找蓝老师什么事?”


 


魏无羡冷冷道:“想跟蓝老师请教一下公司法律制度那一章。”


 


说完扬长而去。


 


 


 


下午魏无羡卷土重来,狠狠一推办公室的门,却被递到眼前的一大束鲜红的玫瑰吓了一跳。


 


蓝曦臣从玫瑰后面探出头来,脸上的表情和魏无羡一模一样。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崩溃。


 


最后是魏无羡先艰难开了口。他指了指蓝曦臣手里精致的盒子,黑着脸道:“你……你是想求婚?”


 


蓝曦臣收拾了一下面部表情,勉强扯出个笑来:“不是跟你。”


 


魏无羡嘴角抽搐:“我知道,可你搞这么大,我一时缓不过来……你连他真名都不知道……”


 


蓝曦臣平静道:“我知道。我还知道你是魏无羡,阿澄的长兄。”


 


 


 


 


当晚江澄接到蓝曦臣的一条消息:“来我办公室一趟。”


 


江澄当时正好下晚课,背着书包就去了。


 


他轻轻敲敲办公室的门,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门里两眼通红的蓝曦臣一把扯了进去。


 


书包被丢到一边,他被蓝曦臣压在门上亲吻,脑中一团浆糊,根本无法消化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魏无羡一语成谶,那衬衫果真是一扯就开。


 


当江澄这个直男星人光裸着脊背贴上那张冰凉的办公桌,在蓝曦臣的冲撞下一起一伏时,他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蓝曦臣的嘴唇很柔软,身上每寸肌肤都灼热得吓人。江澄恍惚间感到自己可能会在这般炙烫中融化,或是在这种肆意挞伐下昏迷,可他最终只是迷迷蒙蒙沉浸在温柔乡里,回望着蓝曦臣的眼睛。


 


事后他被蓝曦臣抱在怀里继续亲吻,蓝曦臣的子孙后代从他后面淋淋漓漓流到桌上,三好学生江澄觉得自己此生怕是再也无法正视教职工的办公桌了。


 


 


 


次日魏无羡把自己窝在被子里思考人生。模范学生江澄揉了揉疼得要命的腰,默默替他去上课了。


 


蓝老师看起来心情格外美丽,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言谈也比以前幽默了许多。江澄看着讲台上重归人模人样的蓝老师,默然反思自己昨晚是不是真的被这个人给上了。


 


手上流光璀璨的戒指在冲他狞笑。江澄脸上一阵扭曲,顿了一顿,还是没摘下来。


 


 


 


下课后学生陆陆续续走空。蓝曦臣整理好讲义,温柔向教室后方唤道:“阿澄?”


 


江澄斜了他一眼,简略道:“腰疼。”


 


蓝曦臣笑容人畜无害:“我抱你?”


 


江澄嘴角一抽:“不用了,我自己走。”


 


 


 


 


 


 


 


FIN.

评论

热度(375)

©X北-玖 / Powered by LOFTER